“一带一路”设施联通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倡议通过设施联通将沿线民众乃至整体人类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具体表现为,通过设施联通畅通防疫等卫生合作,基于绿色建设理念维护沿线民众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持续助力消除贫困,同时强调均衡适度地推进基础设施建设。

  通过设施联通畅通防疫等卫生合作

  相较于发达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大多比较落后,受疫情影响相对更加明显。疫情防控不力会导致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原材料及技术工人流动受阻,且防疫相关的财政支出会挤占基础设施建设的财政预算;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则会导致防疫物资和医务人员流动受阻。为防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疫情防控与基础设施建设相互牵制进入恶性循环,短期来看,“一带一路”交通基础设施需加大力度保障防疫物资及医务人员的流动。同时,更长远的有效方式包括加大力度优先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建设,比如生物实验室建设、医药及医用设备厂房建设、医疗卫生设施升级改造等。

  基于绿色建设理念维护沿线生态环境

  在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百余个国家中,超过一半的国家已经把碳中和纳入了目标计划。基础设施建设不能片面追求当地以及沿线地区的经济利益,而以破坏当地环境为代价。如果各地区民众连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都出现分化,那么他们的命运也很难趋同,地区互联互通、人类命运与共也就无从谈起。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人类同住在一个地球村,局部地区项目的碳排放和生态破坏也终将对其他地区民众的生存环境造成影响。能源基础设施是绿色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之一,需着重发展水电站和风电等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基础设施。同时也需要注意到,与发达经济体的发展阶段不同,“一带一路”沿线多数发展中国家还处在碳排放增加的经济发展阶段,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应注意平衡经济发展需要和环境保护要求之间的关系。

  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持续助力消除贫困

  世界银行研究表明,整体来看,“一带一路”交通项目能够降低贸易成本,扩大贸易,减少贫困。理想情况下,受益于“一带一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走廊沿线国家的贸易运输时间最高可缩短12%,由此走廊沿线国家贸易量增幅可达2.8%至9.7%,走廊沿线国家的实际收入可增长1.2%。同样受益于“一带一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非“一带一路”地区的贸易运输时间会缩短约3%,世界范围的贸易量增幅可达1.7%至6.2%,非“一带一路”国家的实际收入可增长0.3%,有望减少极端贫困人口760万和中度贫穷人口3200万。

  可以看出,“一带一路”交通基础设施较强的正外部性,使得非“一带一路”国家能够从贸易成本的降低中受益。但基础设施建设成本却只由“一带一路”国家承担,这导致少数部分国家新建基础设施的成本可能会高于其贸易等方面的收益,基础设施建设助力脱贫这一路径的可持续性受到威胁。针对这一问题,一方面,需加强管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相关的财政风险;另一方面,需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周边区域的一体化建设,形成成本分摊收益共享的局面,帮助缓解少数部分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整体收益不佳的问题。同时,对于国际承包商,其在海外项目中需积极承担当地减贫责任,大量雇佣和培养当地劳动力,加强与当地企业合作,避免对当地产能的挤压,让利当地,充分考虑到当地各相关方的利益。

  均衡推进基础设施建设

  世界银行测算表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规模的潜力只释放了70%,外国直接投资的潜力只释放了30%。这意味着有效投资的空间还十分巨大,需进一步强化基础设施建设帮助释放“一带一路”发展潜力。需要加大力度引导各类资金积极参与到“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当中,通过投资规则“软联通”和人文民生“心联通”减小各类资金对“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顾虑。

  同时,“一带一路”沿线的基础设施建设需分地区和分领域均衡推进,优先在最缺乏基础设施的国家地区,建设最急需、效用最大的细分设施。有研究表明,基础设施建设落后于经济发展需要的国家主要分布于非洲、南亚和西亚地区,且这些地区通常缺乏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人才、资金及技术等要素。正如一国GDP不应过度大于或小于潜在GDP一样,一国基础设施建设也应与经济发展情况相匹配,不应过度超前建设或滞后建设。因此,需着重在这些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的地区推动设施联通,同时避免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过剩的地区。从基础设施细分领域来看,交通部门和电力部门的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同时降低供给端的运输生产成本和需求端的出行生活成本,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相对更大。因此,可以继续围绕这些领域,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强开展城际高速铁路、特高压输电设施和5G网络设施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